—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

【中洲植物志】第一章:序言

【声明】

一切的原作内容都属于两位作者和托尔金,我仅有渣渣翻译。此译文仅限于LOFTER中土圈内的交流与学习,请勿将译文以任何形式传播至其他平台。如有错译和可以改进的地方,请一定告诉包子哦,么么哒~❤

【关联】

在新章出来后,我会在上一章节放出下一节的链接。最初的目录会不断更新,用以提供一个方便大家阅读查找的链接——中洲植物志:J.R.R. 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的植物(内有大图,流量慎)。

【吐槽】

Walter爸爸的长难句有希望赶超小托√,一大段九句话,一句话四五行什么的。

以下是书中《序言:J.R.R. 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植物的重要性》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中洲植物志】致谢

====================

第一章 序言:J.R.R. 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植物的重要性

这本书的编辑工作始于许多年前,当我们父子俩一起津津有味地读着《霍比特人》和《魔戒》的时候——自那之后,我们俩都多次重读了这些作品,也包括《精灵宝钻》——每次的经历都不仅是在读着书页上的文字,我们更是沉浸在中洲的故事中。就像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送去了一片神奇的土地。我们分享着对J.R.R. 托尔金所创中洲那二次创作的爱,虽然我们的兴趣是如此不同。其中,Graham是一位艺术家,专攻版画制作;而Walter则是一名生物科学家,专攻植物学和植物系统学。因而,这本书是一部跨学科的作品。在书中,我们共同努力,向读者介绍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的植物——包括配有插图以描绘这些植物。同时,书中还配有(木刻风格地)小插图,以此来证明,这些植物在中洲历史事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许多《霍比特人》和《魔戒》的读者相信,这些书中的事件发生在一个虚构的世界,因而与我们所在的没什么联系。但其实,托尔金曾试着去纠正人们的误解,他说中洲“就是借用了中古英语中‘middle-erde’或‘erthe’单词,演化自古英语中的‘Middangeard’:‘大海之间’人类聚居地的名字。”托尔金还说,“构想中,中洲的‘历史’,是发生在这颗星球旧世界的一段时期内”(见《托尔金书信集》信件165号)。然而,他的作品绝不会倾向于脱离现世,而是要将我们,与自身的本质和人文景观中的重要元素做重新连接,从而影响我们对其他个体与自身所处世界的相互作用——包括我们的自然环境风貌。这本书侧重于我们环境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绿色植物——这些生命体在我们这个现代、高科技的世界,变得越发不受人重视。植物具有生态多样性、大小差异极大的特点——从微观植物,到水生植物,到绿藻类,再到最高大的有花树木或松柏科植物。它们对维持一个健康的生物圈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事实上,倘若没有植物,动物(当然也包括人类)是不可能存在的。植物为我们提供了食物,为我们的家园提供了建筑材料,装点了我们四周的环境,甚至提供了我们呼吸的空气。在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植物主要由雅凡娜凯门塔瑞负责,她是百果的赐予者,奥力的妻子。奥力管理着组成大地的一切物质。就像《精灵宝钻·维拉本纪》中描写的那样,“她热爱大地上生长的万物,从古老森林中的参天巨树、石头上的青苔,到菌丝中渺小秘密之物,数不尽的物种形态,她全了然于心”。神话中,雅凡娜与奥力之间的联系十分明确,因为她的植物(和动物),需要依靠她丈夫塑造的中洲大地生存。可以理解,因管理着自然环境,精灵们十分尊敬她。我们窃以为,对托尔金的尊敬也可以与之相媲美了。

托尔金对中洲的描写十分详尽,书中许多植物都有简洁字词的概略描写,因而他的故事情节能够栩栩如生。他对植物的细节处理,更是在创作故事舞台上起了重要的作用——通过为中洲设定了独特的景观和自然场景——从北地的苔原和冰原,到洛汗的辽阔草原,有多松尼安的针叶林,还有多瑞亚斯或范贡的阔叶林,和像是金鸢尾那样的沼地。这些在各个植物群落中的优势种群,大多都被提及,尤其是树木。托尔金,像雅凡娜一样,树木是他们的至爱(见《精灵宝钻》第二章《奥力与雅凡娜》)。因而,正确无误地想象这些场景,对于我们欣赏与理解中洲是至关重要的。不过,这些植物不仅仅在提供描述性细节上起到作用,还增强了中洲故事的真实性。托尔金传说故事集里的植物,确实是故事的一部分;不仅在恩特的场景中显而易见,还在许多其他方面,有着更深刻的意义。恩特是一种人格化的树木,即“为所有生根在地的植物代言,惩罚那些滥伐它们的人”(见《精灵宝钻》第二章《奥力与雅凡娜》)。它们的重要性,可在植物与神话和中洲历史重要角色的诸多联系之间,窥见一斑。例如,在第一纪元(或早期)[1],我们是如何看待雅凡娜所创造的双圣树呢?多瑞亚斯的精灵王辛葛,被称作山毛榉、橡树、榆树之王,这为何很重要[2]?为什么他的女儿露西恩,贝伦在第一次遇见她时,她会在尼尔多瑞斯山毛榉下的野芹丛中起舞呢[3]?她的双足与椴树叶间有什么联系呢?为什么山楂树遮蔽了隐匿王国刚多林的入口呢?在第二纪元年间,精灵们为什么给了即将成为第六任努门诺尔国王的阿勒达瑞安一棵白树——宁洛丝,这棵树与刚铎白树间有什么联系呢?精灵们为什么要将几种不同的芳香树,从埃瑞西亚带到努门诺尔,这些树究竟长什么样呢?第三纪元,烟斗草如何成为了夏尔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呢?为什么阿塞拉斯(王叶草)会在刚铎国王的手中起作用呢?这两种草本植物,是如何进入中洲的呢?柳树与(老林子里的)柳条河谷有什么联系,柳树会因此被认为是危险的吗?为什么急楸喜欢花楸树呢?为什么瑁珑树对加拉德瑞尔和洛丝罗瑞恩的精灵那么重要呢?最后,我们当如何想象埃拉诺和妮弗瑞迪尔的样子,是什么使得这两种花在精灵中如此神圣呢?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会在脑海中浮现。因而,我们会在接下来的章节(尤其是第六和第七章)中,详细讨论中洲的植物,将以上这些,连同其他的疑惑一起解答。

即便是粗略浏览了《魔戒》,你依然能明显感到,这本书是一位有着植物学知识的人写的——不仅如此——这是一位真正热爱着植物的作家啊!但我们无需仅从对他作品的理解中,得到这一观点。托尔金说过,他对植物的热爱。他在寄给霍顿·米夫林公司的信中写到:“我(明显地)热爱着植物,尤其是树木,并一如既往地爱着它们;当我发现人们粗暴对待它们的时候,就像是我得知了一些虐待动物的事件那样,无法忍受”(见《托尔金书信集》信件164号)。我们一致认为:他对植物的爱是显而易见的,这几乎可以在《霍比特人》和《魔戒》的每一页中得到印证。只有当一位作家留心观察自然界的多样性,才能完成像这样的作品——将自己构想出来的世界与植物紧密结合,因而,从中洲的第一至第三纪元,几乎囊括了所有英格兰的树木(还有大多数欧洲的树)。既然在英格兰生长的树木(还有灌木和草本植物)品种,和在欧洲其他地区生长的品种,分布极为广泛,它们也生长在温带的北美和亚洲,尤其是东亚和东南亚。那么我们也可以在森林和自家周围的旷野中,找到托尔金所创中洲里的植物。因此,除了令我们更好地欣赏中洲想象图外,这本书的主要目标,是要加强我们对植物的尊重和理解,它们就生长在我们周围自然环境中。托尔金懂得自然界的美和多样化,然而城市化和工业化使之遭到破坏,这点惹恼了托尔金(不幸的是,萨鲁曼的现代化仆从可不难找!)。因而,我们的目标之一,是在我们现代的文化中,增强植物的存在感和对它们的爱。就拿恩特作为我们的学习榜样,我们希望(在世界范围内)培养人们保护自家附近森林和草地的医院。末了,我们不只是专注于森林和旷野的野生植物。这本书中,我们还描述了蔬菜、园艺花卉和农作物这类栽培植物,讨论了有趣又漫长的植物与人(或者霍比特人和精灵!)的历史。(就像恩特那样)我们不应当只重视野生植物,还要(像恩特婆那样)重视果林与农田中的植物。最后,我们对托尔金所创中洲里的植物进行调查,这使得我们与现实世界的植物重新建立了联系,这也并不意外。托尔金在他的散文《论童话故事》中说,“Recovery”是奇幻故事的目标之一,对此他的解释是“重获——是重新得到一个清晰的观点”、“看那些我们注定要看到(或是要去看)的”。因此,在“享受着过程的同时,我们对平凡、又因太过熟悉而无聊的观点,有了新的见解”(见Verlyn Flieger,2002年《Splintered Light》第三章)。托尔金的传奇故事使我们用新的眼光去看待橡树、山毛榉和松树。

如果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的树木、灌木和草本植物是现世中的植物,有人可能会问:那像埃拉诺、妮弗瑞迪尔、阿尔费琳、辛贝穆奈、烟斗草或刚铎白树,又算什么呢?这些是托尔金凭空想出来的吗?抑或,它们也同我们的世界有联系吗?我们认为,这两者都对——当然就像托尔金解释的那样,这些植物,“像是被光照亮了一样,你永远无法在现世中找到它们”(见《托尔金书信集》信件312号)——因而它们或多或少都源于他的灵感和想象力。在故事中,它们有着特定的用途,以此来区分精灵、人类和霍比特人的文化。它们是艺术作品,增强了托尔金虚构世界的传奇与神秘感。但请务必牢记,在中洲里所有虚构的植物,或至少有部分是,以现世的物种为基础而创造出来的。例如,托尔金表明,妮弗瑞迪尔——在我们世界的光芒中——看起来仅像是“一种微小雪莲花的近亲”,而埃拉诺可能会像是“一植株上,同时开着太阳金花和星辰银花的紫蘩蒌(可能比紫蘩蒌更大一些)”(见《托尔金书信集》信件312号)。早在1956年,托尔金就提到:“植物学家们想要我更精确地描写瑁珑、埃拉诺、妮弗瑞迪尔、阿尔费琳、瑁洛斯和辛贝穆奈”(见《托尔金书信集》信件187号),我相信许多读者都有着与之相同的愿望。因此,我们做好了必要的侦查工作,将这些虚构植物同它们的来源相连,并给出精确的说明。我们相信,这些植物学的知识会使看过(或是正在看)托尔金作品的读者,有一个更加充实而丰富的体验。此书探索了植物与中洲有语言的民族——如与人类、霍比特人、精灵或恩特——之间的相互影响。那些植物是否是现世阳光下常见的橡树、松树和草地,还是那些由虚构光芒点亮的品种,像是妮弗瑞迪尔和埃拉诺。因此,在此书中,我们试着结合不同领域的信息:托尔金的作品、语源(单词的演化)、植物学与植物分类学(有关植物和它们进化关系的研究)和艺术领域。

在第二章,我们研究了中洲的植物群落,以及从第一至第三纪元这些群落在不同地形上的分布。我们还将这些植被类型同今日欧洲、温带北美和<b>中国北方</b>的做了比较。第三章着重于光合植物的主要群体,尤其是绿色植物。我们简单讨论了这些生物体的特征和进化关系。描述植物学的语言是第四章的论题,在其中,我们会定义(带图解)我们描述中洲植物时所用的术语。这些术语将包含在第五章的检索表中(高亮标出每种植物的区别性特征)。维林诺的双圣树(即泰尔佩瑞安和劳瑞林,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最重要的树木)是第六章的主题。第七章中,我们给出了中洲全141种植物的明细。对托尔金虚构世界中,最重要的100种植物,我们列出了(1)俗名和学名,及该植物所属科的指征;(2)简明引用,选自托尔金作品中涉及该植物的语句;(3)讨论,该植物在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的重要性(4)语源,关于英语俗名和拉丁语(或拉丁化)学名,或与一种或多种中洲语言相关的名字;(5)该植物地理分布和生态学简述;(6)经济意义;(7)该植物的简述。这些植物大部分都配有雕版印刷风格的插画(作为识别的辅助),以及插图说明——有关中洲历史中,这些植物发挥作用的事件之一。余下的那些较次要物种被分成了四类:伊希利恩的植物、中洲的食用植物、布理名、霍比特名。最后,在第八章,我们讨论了托尔金中洲艺术的话题,强调了当如何理解这本书中的绘画作品。

书中提到的141中植物,是J.R.R. 托尔金以下作品中提到的:《霍比特人》(Hobbit)、《魔戒》(LotR)、《汤姆邦巴迪尔历险记》(TATB)、《精灵宝钻》(SILM)、《努门诺尔与中洲之未完的传说》(UT)、《贝烈瑞安德的歌谣》(Lays;即《中洲历史》第三卷)、《结语》(即《中洲历史》第九卷的第11章节)、《胡林的漂泊》(收录于《中洲历史》第十一卷)、《胡林的子女》(CoH)。从以上这些作品中引用的句子,由以下几种方法标识出处:(圆括号中的)缩写、(《霍比特人》、《精灵宝钻》和《胡林的子女》的)章节、(《汤姆邦巴迪尔历险记》的)诗歌编号、(《贝烈瑞安德的歌谣》的)诗歌编号和行号、(《魔戒》的)书号和章节,以及(《未完的传说》的)部分编号和章节。当然,有关J.R.R. 托尔金的长篇文学作品是存在的,但是,它们极少会在恰当的地方,做一些引用。我们希望,我们对这些植物的细节处理,将开创一种可见的、合理的参考,无论是对森林、草地和沼泽中生长的植物,还是那些我们从托尔金的想象中作为意外之礼而收下的。


——————————

非原作注释:

[1] 感谢colo和二一大大一起讨论了这个First Age(and earlier)

[2] 辛葛有被叫过山毛榉、橡树、榆树之王么?只是多瑞亚斯有这些树吧?

[3] 那个野芹是照了《贝露》里的,原文就是hemlock-umbels,伞状花序的毒芹


====================

下一章:【中洲植物志】第二章:中洲的植物群落

====================


评论(8)
热度(40)

2017-09-08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