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

【睡前小故事30】山雨

#三五##咳,努力地开了摩托车##投喂三五##我不要脸地打了tag#

——————

“看好了,再往前就是冬天会大雪封路的地方了,到时候你想看也看不了。”凯勒巩流畅地往上挂着档位,一脚油门下去,发动机的轰鸣声便在树林间回响。

“别搞错了,是你在新年接了个活,所以我才委曲求全地把年休假换到这个大夏天。”库茹芬在副驾驶座上边看风景边回嘴。

“四弟说你再蹲在电脑前,就要变成老爸的茜尔玛丽了。”凯勒巩哈哈大笑着。他故意把窗开得很大,他桀骜不驯的金色头发,在狂风中宛若群魔乱舞。那豪迈的笑声便和风声、玻璃震颤声和引擎声,一起留在了那条不宽不窄的山路上。

“哼。”库茹芬撇撇嘴不再理睬他。

正午的天气很晴朗,碧蓝色的天像那硫酸铜溶液一般纯净,但颜色还要深些许。天上团着大大小小的浓云,颜色洁白、质地厚实,向着太阳的一面好似高光抹过了头,背着太阳的部分竟像是沾了些灰色水泥粉末似的。远处绵延万里的Wasatch山脉在强光照射下,像是饱和度调过头ps在背景板上的图片。确实,比起乌烟瘴气的大城市里,这儿的空气简直干净得过了头。含氧量极高的气体令人身心舒畅,可料峭的山风一股脑儿地涌进大开的车窗,噼里啪啦地打在脸上,还真有点儿享受不来。

“山间天气多变,可不是总这么好的。”他们的目的地还在更远的地方,凯勒巩在换挡间隙,指着前面一大朵白云说。

库茹芬点点头,表示了解。在颠簸的路上跑了这么久,还不用自己开车,简直就像催眠一样。这会儿他又有些睡意,还一晃把路边的Lambs峡谷的指示牌,看成了Lembas峡谷。凯勒巩抱怨这个被灰色森林化的弟弟白白浪费了沿途的美景。


其实没怎么开车,然而我害怕……=。=



评论(2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