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

【求RP点梗第六期】② Go and Fight

【文风倾向】正剧

【题材倾向】现代AU

【出场人物】Galadriel,Lúthien,Celegorm,Curufin

【配对组合】G//L   @Princess Sally 

【字数统计】1948

【文章分级】PG

【前言备注】包子的锅,对不起甩莉,我拖了这么久QAQQQQ,在39度高温里写着冬日的大雪,我好像是第一次写露仙儿?_(:зゝ∠)_完全不会搭讪的包子,只能硬着头皮上了(ง •_•)ง抱歉把老三黑了个彻底,全程OOC_(:зゝ∠)_。上回说到……Fgf和Fn全部进了监狱√(大物X)

【正文部分】

今年冬天的雪下得格外大。下午好不容易停了会儿,傍晚又开始下了起来。大人们都说,冰和雪都是坏蘑菇变出来的。可坏蘑菇不是只会到处洒孢子吗?他是怎么变出冰和雪的呢?

天色渐渐暗沉,小小的巷子里亮起了暖黄色的路灯。这巷子里有南区大学城边最著名的一家咖啡书屋,文艺的布置和摆设吸引了不少顾客的光临。伴随着门框上风铃的清脆响声,一个黑发灰眸的少女从店里走了出来。她身穿长款的深蓝色羽绒服,脚着白色的长筒皮靴,裹着浅黄色的皮草围巾,她白皙的脸深深地埋在纤细柔软的绒毛中,显得十分可爱。

为避风雪,她只顾低头走着。突然,有人从支巷中穿出,一掌撑在街边墙上,挡住了她的去路。“哟,辛葛洛家的大小姐,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少女扯了扯围巾,将脸捂得更严实些。她头也不抬,便绕道而行。

对方当然没有认错人,她也知道对方是谁。自打东区财团和西区地下势力的老大都去号子里蹲了之后,他俩的几个儿子们一直不消停。当然,西区的作风还是比较温和的,除了些半真半假的传言外,并没有对父亲的生意有什么影响,毕竟他们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问题比较严重的就是东区的那帮子家伙,本来那个财团大佬在的时候就跟父亲过不去,他那讨人嫌的作风更是传给了他每一个儿子。

“哈?我的嗅觉可灵敏了,露西恩·缇努维尔大小姐。您哪怕躲在金库里,我都能查到您的踪迹。今日我恰好有空,要不要来一起喝一杯啊?”对方一个迅速的转身,又挡在她面前。大雪天,这人只穿着一件红褐色的棒球衣,冻死他算了!

“够了!你,你们,父亲早就说过,我们划清彼此的界限,你们爱争什么争什么去吧,Gódhel!”少女用最大的力气想将面前这个金发男人推开,奈何他的体重跟自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哦,这可真是个不中听的词。不要以为躲在简陋的篱笆地里就没你们什么事了,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你的用词也够难听了!你要是再敢诋毁母亲大人的防御工事,我……”

“我?我什么?”对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任凭她怎么甩都无济于事,“天那么晚了,一个人少在外面跑。今天被我逮到了,就跟我们回东区吧。”

他刚想拽着露西恩往接头的街角走(巷子实在太小,连个老爷车都开不进来),猛地就被人用重物直击了头部。他眼前一黑倒了下去,紧拽着露西恩的手也松开了。少女刚想为路见不平前来相助的人道谢,就被来人一把拽起,往老街的反方向跑去。

“盖……盖拉?”露西恩看到是自己的同专业同学很是惊讶,她边跑边问。

“嗯。”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他们的车停在路口,我们得朝车开不进的地方走。”她回头看了眼身后,“该死,有人追上来了。”盖拉德丽尔将同学护在身后,抽出手提包里的金属棒,转动旋钮。一瞬间,那本来不超过30公分长的东西,成了长矛一样的兵器。它的两端锋利,映着白雪,闪着寒光。

“嘿呀,我当这么勇敢的姑娘是谁呢。奈尔玟,我的好堂妹。”追上来的人嘴上这么说着,手里的短刀却握得更紧了。

“盖拉你是他亲戚?”露西恩在后面笑声问了句。

“鬼才有他这种亲戚……哟,我当谁呢。库茹芬,你那破刀好回去磨磨再来了。”盖拉德丽尔话音刚落,眼前黑发男子的笑意越发阴险。

“真是抱歉,奈尔玟,我还带着枪。”他换左手反握短刀,毫不留情地抽出皮套里的手[啊][哦]枪。

“南区禁枪,你是怎么带进来的?!露西恩你自己躲好!”先下手为强!盖拉德丽尔转动兵器的中轴,将它拆成两把带短刃的兵器。左刀挥起时,库茹芬连退两步避让;右手的刀瞄准库茹芬持枪的手腕就砍了下去。对方迅速抬手,刀锋狠狠地砍中了枪身,发出刺耳的刮擦声。库茹芬抬腿向她的小腿扫去,盖拉德丽尔一跃而起躲过了横扫,地上松软的雪被掀得老高。趁库茹芬还没站稳,她左刀一个回劈,却被对方用匕首格住了。

双方正想着下一步的攻击策略,库茹芬背后传来了老式传呼机的声响:“东西转移了,你们俩粗心鬼!Kano让你们赶紧回来,2分钟内再不出现在车里,我就把你们扔在南区。”

听得消息的库茹芬,赶紧退离了堂妹的攻击范围,顺便还装作游刃有余地回话:“你三哥他正晕着呢,看来我得把他背回车上。”

“又要临阵逃跑吗?还真像你的作风。”

“这叫不浪费时间。你刚不是问我怎么把枪带进来吗?”他突然抬手瞄准盖拉德丽尔的心脏,扳下击锤,扣动扳机。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犹豫。

“盖拉!”她身旁的少女不顾一切地冲来,将她扑倒在地。

可枪并没有响。

“是模型,傻瓜。”库茹芬丢下一句,转身离开。还没来得及跑回他哥那里,就被两个巨大的雪球命中了后背和脑袋。

“库茹芬威你个混账!”

被骂的那个拍拍肩上的雪表示收到,捞起刚有些恢复意识的凯勒巩就溜了。


“我们回宿舍吧。”盖拉德丽尔对露西恩说。

“嗯。今天谢谢你帮我解围。虽然得知你们认识,我确实挺惊讶的。”

“认识归认识,我跟那群暴[啊][哦]徒可不是一伙的。”

雪依然在下,又恢复了宁静的小巷里,散发着暖黄光芒的路灯守着那个冬日的夜晚。


评论(5)
热度(18)

2017-07-21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