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

【求RP点梗第六期】③ Where did you hide him?

【文风倾向】喜剧

【题材倾向】第三纪元

【出场人物】Legolas,Aragon

【配对组合】L&&A   @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字数统计】3118

【文章分级】G

【前言备注】对不起colo,包子拖了那么久TAT

故事时间可能对不上_(:зゝ∠)_~第三纪元的地理和年表,短时间内实在记不住,所以就查查资料看看地图瞎写了,求托老不打。N次把埃斯泰尔打成了埃瑞斯托,我大概是没救了_(:зゝ∠)_查字典查到了两句辛达,不知道对不对。

【正文部分】

第三纪元2956年,一个阿诺尔初升的美丽清晨。北地的针叶林里还残留着料峭寒意,松鸦“哑哑”地呼唤着新一天的到来。森林王子辞别父亲,背上了打点好的行囊,西行游历更广阔的天地。

不过,此行可带着Adar布置的任务——寻找“小希望”。暨月初伊姆拉缀斯的埃尔隆德领主收到了养子的回信,随后向Adar指明了埃斯泰尔的去向。“如果莱戈拉斯希望旅途能有个同伴的话,那他也不失为一个合适的选择。希望两个孩子能成为朋友。”

【先去哪儿呢?】这趟行程并不着急。三天后,莱戈拉斯拾级而上,攀上了河中卡尔岩之巅,眺望着纵横南北、如屏障一般的希斯艾格利尔。传说,他遥远又古老的亲族,因惧怕这座险恶的山脉而放弃了西进。自此,他们的故事消失在了亘古奔腾的安都因河畔,直到祖父再度将这些破碎的历史拼凑起来,伟大的林地王国,如今的幽暗密林。望着环绕着岩石的湍急河流,他不由得哼起了记忆中有关于流水的旋律——某个版本的西尔凡语《宁洛德尔之歌》。1000年前,歌谣循希斯艾格利尔南下,穿越了悚然可怖的范贡森林,错失在埃瑞德宁莱斯的岔路之间。【因为出发前被耽搁了一下,距离传说中的小希望回信已隔了大半个月。倒不如先去伊姆拉缀斯探探最新消息……不行,这样撞上那对捣蛋双胞胎的几率太高了。不去了不去了,给前路留点悬念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思考完毕,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下了卡尔岩。如履平地地踩着河中的小石块跑到对岸,照着自己在岩顶上的观测,取了条坡度还比较友好的路。任凭山脚的植被已抽出新芽,山脉之巅依然是永恒积累的皑皑白雪。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Adar从隘口翻过好多次雪山,这次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嘛。

他搜寻着记忆中的旧路,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立着石牌的入口。或许是被年初的大雪埋没了吧。可大雪哪能挡得住年轻的心呢?反正又不是南边脾气暴躁的卡拉兹拉斯,没有路才更有挑战嘛!他的身影渐渐地远离河道,消失在了下一个峰头的背后。


三月底,森林王子终于成功翻越了冰天雪地的山障,跨过了布茹伊能渡口,继续沿着一座他忘记了名字的森林边缘西行。三月最后一日的傍晚,他抵达了最后的大桥,莱戈拉斯决定结束本月的旅行,先休息一晚再说。据说西大道向来平坦畅通,沿途问问旅店驿站,说不定就会有收获。

阿诺尔的余晖从极西之地以西传来,近乎于是从地平线以下来了一个最后的挣扎,尽失午日的温暖。西边的群星还未显得明亮,当然除了吉尔-埃斯泰尔以外。埃斯泰尔……哦,是的,就是他此行的目的。现在想来,自己似乎还没有确切问过Adar对方的长相。只知道是个20出头的年轻登丹人,黑头发灰眼睛……

埃尔贝瑞丝的星星,符合条件的这种人多了去了。人类本来就长得一样一样的,哪还能分得出是打哪儿来的?更何况他根本没见过20岁出头的登丹人,啊,应该说就连登丹人都没见过(除却沿途可能碰到过一些)。20多的精灵根本就是小不点一个!不过参照长湖的人类,他们的成长速度似乎是精灵的几倍,20多应该已经是一个能独当一面的英俊青年了。可即便如此,现在的世道又不如从前,伊姆拉缀斯那个神经大条的养父竟敢让他一个人在外头跑?!

可下一秒,他想起了自己也是一个人在外面跑。唉唉,不一样啦,人类哪能跟精灵比。尽管传说登丹人要比普通人类强许多。所以,许多是多少呢?啊,说不定就像那对捣蛋双胞胎那样,打理得整整齐齐(虽然掩饰不住好动的内心!),举手投足间带着点(他们那族惯有)的傲气,可能还是个行走的翻译机。

想着想着,奔波十多日的疲劳顷刻间袭来。年轻的孩子在漫天的群星庇佑下,靠在两个枝桠的中间,便沉沉睡去了。晚安,星光之子;晚安,森林之子。


得到埃斯泰尔的消息,是在一个乌云遮住了星辰的夜里。莱戈拉斯带着兜帽,坐在跃马旅店的角落里。可能是因为喝惯了长湖的酒,这店的啤酒尝起来怪怪的。如今,他格外庆幸因为跟长湖那群人类有贸易往来,在小时候就学了通用语。在这个嘈杂无比又令人心烦意乱的酒馆里简直是鱼龙混杂,各种通用语方言跟大杂烩似的,炒成了一锅乱糟糟的八卦。什么北边的荒地,南边的河道,西边的蘑菇,东边的大眼……额,夹杂着些疑似是脏话和少儿不宜的词汇。

就在此时,莱戈拉斯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我说的就是他啊,对……本名好像是阿斯托尔,还是泰尔来着……啊这不重要,我们一般都叫他‘大步佬’。你新来的吧……哦,真巧。你见识见识,就是那家伙。”一个模样邋遢的醉鬼凑在他酒友耳边低语,对窗外指指点点。

那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生怕错过了捕捉小希望最佳时刻的莱戈拉斯,想都没想便抄起家伙冲出了门。隐匿是森林精灵最擅长的本领,外加这儿本来就出入了许多来历不明的人。跃马旅店的气氛欢乐依旧,老板和客人丝毫没有注意(更贴切地说是在意)他。

“嘿,埃斯泰尔先生!”他故意把草皮踩得“窸窣”响,免得对方把自己当做想要偷袭的敌人。

啊,那人果然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来。嗯,毕竟是埃尔隆德领主的远亲,应该会长得稍稍有点……

“您好,莱戈拉斯殿下,我是埃斯泰尔,乐意为您效劳。没想到这么巧在这儿碰上了。”

【索伦的大蜘蛛,哪怕人类的成长速度再怎么快,总不能瞬间就成了个大叔啊!】莱戈拉斯正惊讶于对方不修边幅的外貌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从未报上自己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我前些时候听说您已经过了布茹伊能河,最近一段时间就会抵达布理了。”对方恭敬地行了礼。

“你监视我的行踪!这不可能!我一向十分小心。”什么?他堂堂一个森林王子,就这么被人跟踪了?!

“我与自然万物为友,殿下。我从春风里听得消息。”

“何以为证?”

“无以为证。殿下不会是以为,我是冒充‘埃斯泰尔’在这儿等您上钩吧?”胡子拉碴大叔模样的“小希望”笑笑,令莱戈拉斯疑心更重。

“既然你这么说……招了吧,你是不是藏起了阿……”“拉贡”俩字还没说出口,莱戈拉斯被对方一把捂住嘴。

“我在这里借宿一晚,一会儿可以带你去见他。哇,不要咬我啊!”

“带我去,现在!”


最近不是布理交易的旺季,旅店晚上还有空房。黄油菊带他们上了楼之后,莱戈拉斯保持高度戒备的姿势倚在门边。

“他人呢?”莱戈拉斯问。

“给,这是养父和您父亲的亲笔信,这下你总该信了吧。”埃斯泰尔把有着家徽封蜡的信件递给森林的王子。

“万一这是你抢了他的信呢?我可没这么好糊弄!”

“Mae govannen. Ernil Legolas, im Estel.”【很高兴见到您。莱戈拉斯王子,我是埃斯泰尔。】

“Edhellen.”【辛达语。】

“行啦,难不成要我现背《赞美埃尔贝瑞丝!吉尔松涅尔!》吗?我在这里依然用着养父给的名字,原名不太方便。原因……不知您父亲是否有说起过。”

“没。”

“他在找我,我还得躲躲。”埃斯泰尔指指自己的眼睛。

哦,是了,中土第一公敌,诨名索大眼。

“我说……听领主说你也不过就跑出来五年时间,把自己整成这样对得起他老人家嘛。”终于信了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位。真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啊!

“哈,这样确实不太符合你的审美。不过,你不觉得这样很亲民吗?掉在人堆里都不会有人发现。”埃斯泰尔把信塞回包裹里,又翻了个卷轴出来研究。他明天约了个人……广义上的人形生物,还得稍微做做功课。他突然听得金属武器出鞘的声音!莱戈拉斯正掂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仔细打量着自己。

“你干嘛?”

“你不觉得自己整成这样很对不起你养父吗?”

“他现在又管不到我!”

“我看着你一脸胡子和鸟窝头实在是受不了!”

“这是男人的骄傲,你是精灵,你不懂!”

“不,我是看着你胡子长得长短不一、头发乱七八糟,心里硌得慌。”

“你强迫症啊!”

“明明好好打理下,也可以像个不错的精灵少年。”

“有你拿匕首剃胡子的吗?!”

“我又没胡子,我怎么知道。试试看咯!”

“你父亲写信说你是个年轻冲动,做事不经大脑思考的小鬼,果然没错!”

“Adar他竟敢!”

看着对方愣在原地,登丹人青年忍不住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

那时,埃雅仁迪尔的光芒终于穿透了浓厚的云层,一颗孤星悬在西天。希望尚存,敌人必败。


评论(19)
热度(12)

2017-07-20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