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

《托尔金书信集》信件353号

分类:有粉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p.s. 托老亲笔写下精灵心碎而死的心里路程……“冰峡对于失去了火焰的心,实在是太冷了。”

——————————————

选自寄给哈斯伯里伯爵[1]的一封信 1973年8月4日[2]

就像比尔博可能说过,你这是把风云顶连同你其他的慷慨之举都堆在埃瑞博上啦[3]。无论威士忌什么时候来,它都会受到欢迎:要是送到学院的话,它倒是会变得十分安全,不论我是现在在这里,还是暂时离开。等你退休后,我肯定会来求你帮忙的。没有它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我当是永远都写不出《精灵宝钻》的任何一部分了。7月26日你在这里时,我再次清晰地感到你对我的激励效应:像是一团温暖的火,被带进了一个老人的房间。他坐在冰冷的屋内,没有勇气出门来趟旅行,即便他的内心那般希望着。越过所有的,自《魔戒》出版以来我忍受的苦恼于障碍,我已然失去了信心。或许,即便是在你自身的试炼中,即便是比退休更重要的繁重工作,我可以期待一下,你不会时隔太久再来做客,再度温暖我吗?我尤其想再听你念念诗篇,特别是你自己写的那些:它们让我重新活了过来。近期,我可能会把一些手稿的副本寄给你,那些是我曾经写下用来理清思路,用以阐述长寿的精灵与短寿的人类之间的关系——你不用为了这些而烦恼,也不用把这些副本再寄回给我[4]。

我打算马上处理加拉德瑞尔和有关精灵生孩子的问题——对这两方面我已想了许多。但我不能再延期给你寄这封感谢信了……

加拉德瑞尔是“无罪的”:她没有做任何邪恶的事。她是费艾诺的敌人。她没有同其他诺多一起抵达中洲,而是独立做到了。她想要前往中洲的理由是正当的,她本来就已获准离开,但因她离开前由费艾诺发动的反叛而引发的灾难,她被卷入了曼威的极端举措和降落在全体流亡者身上的禁令[5]。



非原作注释:

[1] 斯伯里伯爵(Lord Halsbury):哈斯伯里第三伯爵约翰·安东尼·哈丁格·吉法德(John Anthony Hardinge Giffard, 3rd Earl of Halsbury),是一名英国贵族和科学家,生于1908年6月4日,死于2000年1月14日。他是J.R.R. 托尔金的一位朋友,也是为数不多的在托尔金有生之年读过《精灵宝钻》的人。【题外话】哈斯伯里伯爵的祖母是达夫-戈登夫人,官方名字是露西尔(Lucile),她是1913年皇家邮轮泰坦尼克号海难的幸存者。据媒体报道,1915年露西尔因病取消了卢西塔尼亚号的出行计划,同年5月7日,卢西塔尼亚号被一艘德国潜艇击沉。(参考自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Tony_Giffard,_3rd_Earl_of_Halsbu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ucy,_Lady_Duff-Gordon

[2] 这封信写于1973年8月4日,J.R.R. 托尔金逝于1973年9月2日。

[3] 就像比尔博可能说过,你这是把风云顶连同你其他的慷慨之举都堆在埃瑞博上啦:原文“You pile Weathertop on Erebor, as Bilbo might have said, with your other generosities.”,“pile it on”意为夸张。意译为,“你真是太慷慨了”。

[4] 你不用为了这些而烦恼,也不用把这些副本再寄回给我:原文“but which you need not let trouble you, not even to return”,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托门上直接跳过了这一段。

[5] 曼威宣布了北方预言,曼威宣布了曼督斯诅咒,现在变成曼威的诅咒了_(:зゝ∠)_~


【画外音】终于,在最后的时刻,托老还是更喜欢这个版本的故事TAT。小托:妹妹是无罪的,芬罗德他们不算么TAT托老正好三儿一女,正好跟修订版的第三家家谱一样。话说最后一小节是不是《未完的传说》里有?


评论(7)
热度(11)